__

唉搞不懂為什麼要一直跟我說什麼特別的道路啦什麼的

擅自的寄予期望再擅自失落再擅自認為我也很失落
普通的考個大學去上不好嗎
未來什麼的真的是需要考慮到那麼久遠的嗎

『月/光/食/堂』歌曲延伸文

【ニコニコ動畫】【初音ミク】月光食堂【オリジナル】



「漂亮吧?」他回過頭,笑問著。在月光灑落遍布野花的庭中,彷彿能看見她輕巧舞動在花野中的身影。
少年對著庭中這從未謀面過的少女殘影,撩起一抹微笑-




『月光食堂』


清晨的森林,葉片上垂著晶瑩剔透的露珠,被經過的少年用雨傘打落了下來,螞蟻們在葉片下躲著這突如其來的大雨,而罪魁禍首正從牠們的身邊默默的走過。

「這裡是哪裡呀…」四處張望著喃喃自語,手中的雨傘隨著他的步伐小幅度的晃動著。看著一片樹林,少年的眼神有些迷茫。

「…如果現在能找到個休息的地方就好了。」按著因為走久而發酸的雙腿,少年皺著眉頭期許。稍微休息後便繼續往前走去。

雨傘不停晃動著,在少年降下泥土上第三百六十八場雨後,眼前猛然出現了一莊矮房,「咦?哇!」少年先是一愣,接著驚奇的呼了一聲,然後毫不猶豫的往矮房的方向衝去,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了嗎!少年暗自想著,開心的伸出手、用力敲了下矮房的門。「請問有人在嗎-?」他大聲的問著,可是房內一片寂靜,只有屋頂上傳來的鳥叫聲回應著他。

「是廢棄建築物嗎…?」他猜測的想著。雖然沒有人能夠幫他忙他很失望,但至少找到了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了。少年再敲了一次門,確定沒有人後便轉轉門把,可以開!少年把門打開來,映入眼簾的是幾張老舊的大桌子和椅子,旁邊有著像點餐檯一樣的地方,屋頂的垂燈微微搖晃著。再望出去一點,似乎看到了有點破的玻璃窗外的小庭園。

看起來很久沒用過了…少年踩上木板地,「哇!」木板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嚇了他一跳,連忙往後退回門口。差點以為自己會掉到地下去…不過雖然有點老舊,但木板似乎還很堅硬,踩了幾下做為確認後,才鬆了一口氣,放心的再度踩上去。

「唔…唔…很不錯嘛。」少年環視著屋內的樣子,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挑了一張看起來比較堅固的椅子坐了下去,把隨身攜帶的天藍色雨傘靠在桌子上,自己便閉起眼睛休息了起來。

意識逐漸模糊,茫茫之中感覺似乎有個人影靠近自己,掙扎的起來卻無法抵抗沉重的眼皮。算了…反正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好偷的…如果他要把我抓起來再睜開眼睛好了…秉持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精神,然後陷入沉沉睡眠。

「真是麻煩的孩子啊…」人影望著椅子上的少年,如此低喃著。

好像做了個夢,夢中有位長髮的少女,站在中庭中仰望著明月。自己想開口叫她,卻發現整個人都不聽使喚,怎麼樣也開不了口,甚至連想動一根手指都做不到。只能遙遠的看著少女寂寥的側臉,無能為力。

「唔…」微微睜開眼睛,然後感受到身後不遠處有些騷動,想起在自己陷入睡眠前似乎有什麼人靠近自己,連忙回過頭查看。確實有個看起來似乎也上了年紀的老人拿著抹布在擦拭著自己身後的桌子。「你醒了啊。」老人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冷靜的說著,手邊的工作並沒有因為少年的注視而停下。「啊…是的。」難道他是這家店的老闆?不過這家店看起來怎麼樣也不像有在使用啊…正要站起來時發現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件外套披著。

拿下外套,雖然內心對這位突如其來的老人滿是疑惑,但首要緊的還是先表明自己沒有惡意,畢竟突然闖入這裡的人也是自己。

「呃…不好意思,我是路過這裡然後看到有屋子所以就進來休息…啊!這件外套是您的嗎?」連忙把外套往前遞去,老人終於抬起頭來,接過外套後隨手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我曉得的。這裡多的是旅人經過,畢竟附近也沒有旅館什麼的。」他用平淡的語氣說著,然後挺起身子,拎著抹布往點餐檯後的廚房走去。那裡大概也長滿了蜘蛛網吧?少年一邊猜想著一邊追了過去。「你就待在那吧。」正要踏進廚房時被老人出聲阻止,確定少年停下腳步後,他繼續說,「這裡面很久沒人來了,大概會有蛇什麼的,附近也沒有醫院,被咬到很麻煩。」語畢,便自勁走到廚房洗手台前洗起抹布。

少年聽了,也就乖乖待在門口,稍微伸長脖子繼續方才的談話。「那請問…這裡到底是?還有您是誰?」老人關掉水龍頭,把洗乾淨的抹布掛在旁邊剛擦好的架子上。「這裡是月光食堂,我是這裡的常客。」他走向門口,少年趕緊讓出一條路。「月光食堂?請問可以跟我說一下詳細嗎?」被名稱所吸引,莫名的聯想到了剛才做的夢。

「這嘛…說起來得很長呢。」老人走出廚房,瞇起眼睛,少年注意到他若有所思的望著中庭。「我不打緊的,只要您不介意的話。」出來這趟,本就是為了能夠有所聽聞,能夠聽到老舊餐廳以前的故事當然也是樂不可支。

老人收回視線,見少年滿是期待的表情,輕嘆了一口氣。「很久沒和人說這了…」他走向食堂中間,拉了張椅子坐下,然後意示對方也坐下來。

「這間食堂,原本的主人是一位女性。」他輕描淡寫的訴說,「當年這裡並不像現在一樣冷清,附近還有幾個小村落,旅行者更是絡繹不絕。我偶然來到這家店時,就對她一見鍾情了。」

「明明要面對各種不同的人,她一個年輕女人家卻還是能處理的妥妥當當。因為對她感到好奇,所以之後我又來了好幾次,一直偷偷觀察著。」說到這裡,他笑了下,彷彿為自己當年單純的行為感到懷念。「我從來沒有看過她有露出疲憊的神情,總是笑著面對客人。後來又打聽到,她自小家境就窮,過著不富裕的生活卻從不喊苦,真的是一位堅強的女性。」

之後,因為常客的關係,老人和那位少女也越來越熟絡,彼此也似乎都有著好感。他們在閒暇時間會一起爬上山去,有時單純欣賞大自然、有時會帶點三明治,就坐在花野之中一同享用。「她非常喜歡花,所以在自己的餐廳裡種了很多不同的花,每一株都是由她細心栽培出來的。當然了,現在這些花就是我用她教我的方法去照顧的。」老人看著一株株長得茂盛的花兒,臉上難得揚起一抹驕傲的微笑。

剛說到這,老人突然停下來,再度望向中庭,眼神中漣曳著絲絲光芒,像是回味著什麼。「每當到了晚上,月光會透過中庭屋頂上的玻璃落下,而她就會在那片月光之中翩翩起舞。這是招攬客人的一種表演吧,可是我每次看著她跳舞都會想著,她是不是為我而跳?但或許別人也是這樣想的吧。」

有一天晚上,他按照慣例來到餐廳,卻發現大門緊關著。他敲了敲門,過了許久門內突然傳來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於是他緊張得不管是不是歇著業,馬上就破門進去,然後就看到少女倒在桌子旁。「我上前扶起她,她模模糊糊看了我一眼,對我一笑,說了謝謝。」老人頓了下,夕陽照下他的表情有些掙扎。

「我把她扶上椅子。她跟我說,她病了,而且已經病了很久。」然後她跟他約定,請他幫忙顧著店,等到她養病回來,就會來接手。而他請求她,等她回來,他們就結為連理。「她聽到我對她求婚時,很開心的笑了,她跟我說,早就再等這句了。那是我看過最美麗的笑容…」

接著,少女吃力的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我得跳支舞給你呢,你知道嗎?這舞只能跳給你看哦。」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然後拉著他的手到了中庭,他們一起跳了獻給月光的舞蹈。

之後少女便消失了,他便一直一直維持著和少女的約定,顧著店。歷經了多年,附近的村落都已經沒落了,少女卻還是沒有回來。
其實他也很清楚,她早就不可能會回來了,卻還是不肯放棄的堅守承諾。

故事似乎結束了。老人站了起來,緩慢的走到中庭前,眺望了好一會,我則是趁著這個空檔,咀嚼這整個故事。

等當我記下這個故事後,不知不覺,已夜幕垂簾許久。一片雲彩飄過,月光就如老人說得一樣,透過玻璃灑落整個中庭。我看這美景看得失神,老人轉過頭來,夜色照著他的側臉,突然彷彿回到了少年時期,「很漂亮吧?」少年對著我微笑,我訝異的瞪大眼睛,但是一眨眼,又變回了方才跟我說故事的老年人。

我揉揉眼睛,老人已經回過頭去,我的視線也隨著老人轉回中庭。在月光遍布的中庭之中,我好似看見了少女晃動著飄逸的裙襬、在花野中來回舞動。我看著許久,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她在為我跳舞嗎?老人的心情彷彿也感染到我似。


「是的,非常美麗。」
[ 自介 ]

山羊角

Author:山羊角
ニコニコ熱衷

[ 偶有注音文髒話注意 ]
聊天歡迎(o´∀`o)
[ 嗶嗶 ]
[ Plurk ]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